软软香草荚

猿美严重洁癖。猿美世界第一甜,这个小窝只用来放小猿美的文,可放心食用。

是,是我喜欢的姿势……嗯……

yanshe赛高

lsw附赠小条漫的梗。

这时候还是上个某本小说的原文吧。

“因为八田那份纯洁无瑕的直率,伏见咬牙切齿。

是恶魔天使paro的猿美!

对上色不太自信跑去找sat酱,得到肯定之后终于敢发出来了……!!

sat酱超好!!!

大正猿美!!是伏见警官and和服美咲的场合,大正绝赞!

“……我的…美咲。”


 


 


 


中学时期,第一次觉醒了占有欲的伏见。


 

silent oath

夏阳静悄悄地洒落在古堡一隅,不知名的藤蔓一圈圈围绕冷而硬的黑铁雕花栏杆迎着灼人的热生长,油亮浓绿的叶片争相簇拥着堆满了栏顶,甚至把那一列骑士的剑般整齐刺向天空的铁尖几近淹没,快要人忘了它本来的锐利,就像侍弄他们的那双手的主人一样。

称为“主人”或许不太妥当,因为他与这缀着可爱藤蔓的铁栅栏,还有反常生长着不加修饰的后花园一同隶属于另一个冷淡的主人。

那个人便是古堡的准继承人,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的,带着他的管家暂时地离开了这一小块净土。

比起凌乱的后花园,古堡的正面是截然不同的场景,在修剪整齐的花树掩映下,嘉宾们低声说笑着陆续穿过宽敞平坦的石道,前往大厅。八田牢牢跟着面无表情的伏见灵活地穿过人群,给每个问好的来客回礼。

今天是伏见父亲的生日,这些年来少爷没少受这位脾气古怪——或者应该说神经质的人的折磨,身为管家的八田好说歹说才把他劝来了,不然两人现在就不会在喧闹的会场里了。

即便是这样,伏见也只答应待一小会儿就撤离,毕竟有这个人在,随时可能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所以这已经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那也只是因为请求他的人是八田。

不,是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这么想着的八田背着手挺直了腰板站在伏见身后,打醒了足十分的精神。极少会穿到的正装让他有点害羞,他还没习惯这种滑腻过头的舒适感,这种衣服还是比较适合猿比古…啊,忘了忘了,这个场合应该叫少爷才是!

从身后侧望过去,绣满名花走兽的华丽餐布上摆着质量上乘的银质餐具,在烛火映照下更显奢侈。八田注意到,离伏见座位三米处的餐布堆起了一丝褶皱。这很反常,虽然不合常理是堡主一向的习惯,但在细枝末节上,仆人不可能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除非,这是经过允许的——

唰——!!

电光火石之间,漆黑的人影从桌下冲出,一把拿走了放在伏见面前的餐刀,就向八田刺去!

敏锐的直觉加上对方反常的夺刀行为为八田本人争取了足够的闪避时间,但他的第一反应却是一把抓住伏见往身后带——刀锋堪堪划过八田的手腕,随着伏见瞳孔的放大,宾客们迟来的尖叫呈几何倍数开始增长。

“呼—!”

调整吐息时安抚地轻捏了一下伏见的手腕,八田闪电般冲了上去,转眼间就和对手过了几招,最后以一招漂亮的锁喉将对方制服在地,在这时才纷纷落地绽开的玻璃破碎声像声势浩大的鼓掌,宣告着这位管家出色的护主能力。人群中的空气凝滞了好几秒,有反应过来的人试探着想要鼓掌,然而下一秒人群再度被惊吓到。

“啊————!!!”

刺客的惨叫划破长空,他的左右手都抽搐着,因为被银质的餐刀穿透了并深深扎在地面。

冰冷的视线扫过被血浸透的土地,满怀恨意地对上了此刻疯癫大笑着的堡主。伏见正过身来,挡住了父亲对上八田的视线。

“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这是爸爸给你的礼物哟?身为父亲这是理所当然的嘛!你也高兴起来怎么样,小猴子?”

伏见紧紧攥起的拳头甚至爆出了青筋,刀锋似的视线像是要剐了伏见仁希一般,是八田小声的呼唤拉回了他的神智。最终他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向八田低语了一句,两人从侧门离开,留下身后一地狼藉。

“少爷…少爷……猿比古…!!”

穿过树木层层掩映的小径,伏见加快了脚步,以常年相处的经验,他察觉到伏见绝对是生气了,但又想不通为什么而生气,又不想被多事的女佣向堡主夫人——那位严肃死板的贵妇打小报告,说自己没叫尊称,只能小声地叫着一边小跑着追赶伏见。

穿过回廊,绕进堡内,空气骤然凉了下来,幸好女佣大多都去帮忙铺张宴会了,剩下少许的不知躲哪去乘凉了,诺大的走廊望过去空空荡荡,四处也静悄悄的,只有聒噪的蝉鸣在室外响着。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在厚而软的暗红地毯上。终于,八田下了决心,向前跨了一大步抓住了伏见的手臂。

“你生气了吗?”

伏见顿了半晌,维持着手插裤袋的姿势回过身,以俯视的姿态定定凝视着八田,让对方打了个寒颤。

光线肆意地抚摸着镀金的深棕色橡木窗框和墙上的花纹,将一条明暗分界线横亘在两人中间。伏见处在厚实墙体遮蔽的阴影之下,而八田身在玻璃窗旁,金砂似的阳光透过拱形的木框投进走廊,毫不吝啬地在八田的身上镀上一层金。窗外的粉蔷薇开得放肆,娇嫩饱满的花骨朵和盛花缀满了光滑的绿茎条。

沐浴在光的洗礼下,八田琥珀色的眼瞳闪闪发亮。

伏见沉默地和执着的八田对视了一会儿。

“我说,你为什么要生气啊…!”

对方仍无回应。

八田皱起眉眨了眨眼,想要进一步地看清伏见的表情。

叹了口气,伏见上前一步,踏进了光的领域。他抱起身材娇小的管家,拥坐在大理石的窗台上,窗外粉艳的花瓣嫉妒地熙熙攘攘挤满在窗前,却永远都隔着一层玻璃,无法像那双骨节分明的手那样直接触碰灰细纹墨黑西装下蜜色的皮肤。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他的小管家发出一声惊呼,但因为自己的眼神又很快地安静下来。

“现在明白了吗。”

伏见从容地分开八田的双腿立在窗台前。他不着急,八田身后是窗,身前是他。

“……有一点…”

八田苦恼地皱起了眉,看起来真的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来。

伏见蹙眉,不知道说他太粗神经还是太过野生,根本没有搞清自己的重点。没有细腻的处理能力和超人的智商,被选作自己的管家完全是因为一纸儿戏似的合同。明明自己也是个少爷,不知是因为家道中落导致的环境培养导致,还是说根本天性如此,总之完全不像个当管家的料。

儿时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像…对,就像15岁那年他们从山上挖来的那一棵醋栗一样,青涩,瘦小,完全是毫不起眼的野草似的。要不是合同写着,他还以为是哪个贫民家跑出来的孩子了。

但是当那一棵醋栗属于你的时候,当你发现的时候,观察他随风摇曳的枝叶是如何生机勃勃地朝着阳光生长,陪伴着他抽枝拔节,从赢弱但顽强的小个头渐渐长成健康结实的一株,他就已经生长在你的生命里了。

你会开始注意,他沐浴在朝阳的时候多么富有生机,他在风月中无声的絮语与欢笑。

最后,他开始挂果了。

一般的醋栗只会挂着青黄色的小果,味道酸涩难以入口。所以当你发现,属于你的那一株醋栗竟然挂上了火红透亮的果实,那一定是令人无比雀跃的头等大事,恨不得马上把这世上唯一一株的,独一无二的小植物给藏起来,在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吧。

或许山谷里不止一株,甚至在这个古堡,这个国家之外,还有这样的醋栗存在。对于大人来说,这甚至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政客,商人,当权者,没有人会窥伺一棵小小的醋栗的秘密。

但在你看来,他一定就是最最可爱的、想要永远珍藏起来的事物,其他存在甚至都不会放在眼里。

大抵,这对于世上被爱袭击过的人来讲,这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吧。


“别皱着眉头啊!”

 

八田小声嚷嚷着,试图用手指把紧皱的眉头揉开。

那是因为你太酸涩、太笨了。

但我不会让大量的砂糖和蜂蜜把你给浸没,变得甜美而柔软,成为人们随手可得的面包佐餐。对于我来说,这份酸涩和浆果上纤细扎人的小刺一样正正好,闲杂人等不必懂。

伏见沉默地看着八田,好像视线能比夏日的阳光更灼热,能把八田烧熟了。

“我知道,你说过,在你能避开的情况下,就不用我出手了…”

八田最终妥协地叹了口气,但接着他又反驳道:

 

“但我可是你的管家!”

“我可不会让任何人看扁我们少爷!”

 

胸中的焦躁在叫嚣着,快要冲破屏障。

 

“…那种东西真的重要吗。”

 

伏见用暗沉的声线低声喃喃,一旦不仔细听就根本不会注意。

 

“那当然!”

 

八田反而凑近了伏见,认真地肯定道。

 

“我要证明,猿比古的继承人资格是无懈可击的,虽然…作为管家,我是有不足的地方……”

 

说着说着便开始底气不足,八田的声音又慢慢小了下去,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但马上又强调:

 

“但是,我是绝对可以保护猿比古的!”

 

不,不是这个,有比这个更加更加重要的东西。

伏见几乎按耐不住心中的焦躁。他早就抵上了八田的额头,用以双手做城墙,在自己和窗户之间建筑了一个无比坚硬的堡垒。

 

“我的学习成绩优秀,马术、射击和礼仪课程都是满分,近身搏击对我来说不值一提。”

 

语不达意。伏见觉得胸中纠疼起来,但他还是注视着眼前的八田。

我来保护你也绰绰有余。所以。

他在心中默念道。

他的管家在胸前举起左手,用力地攥紧拳头直到指节凸出,仿佛凝固的血痂是他无上的荣耀,疤痕是闪闪发光的勋章一般。

八田抿紧了嘴,琥珀色的双眼直直注视着伏见。

 

“那,我向你宣誓永远的忠诚。”

 

足够了,足够了。

伏见闭上眼,放任自己被一整个太阳的热度一般高涨的灼热情感淹没,醉倒在带有枫糖香气的唇边。他现在拥有的不过是这个堡垒的一角,未来将会得到更多,但他又已经拥有了全部。

“等我当上了堡主,”吻的间隙里,在绯红与喘息交错时,伏见坏心眼地去咬八田的耳朵。“我就让你去当女仆,然后遣散整个城堡所有的碎嘴婆。”

“那我每天岂不是打扫卫生到断气了!”


八田悲呼一声,随后又反应过来,狂暴地踹了伏见一脚。

 

“你说谁要给你当女仆啊?!我死都不会穿裙子的!”

“反抗无用,这是命令。”

伏见轻松地按住踹过来的腿,握住管家露出的小麦色脚腕,将双腿折到胸前,强硬地吻了下去。

当我的女仆,专职每天给我做饭,我会处理好所有工作上的事务,无需担心,你能被我完全保护在身后,不会有任何危险。但——那是绝不可能发生的的,否则八田就不叫八田了。

他的管家更想与少爷一起纵马驰骋在茫茫原野,背着箭袋到荒废的林猎场征服猛兽,或者装模作样地背着手站在伏见背后,以瞪眼的气势弥补作为一个管家关于身高方面的缺陷——即使他的格斗术真的无可挑剔。

那也无妨。

伏见就喜欢这样的八田。


“以后别在我的回合逞能。”


确认过伤口没有渗入毒之后,无视八田的抗议,伏见抓起手腕低头轻轻吻住了伤口,把那一小块皮肤含在口中,舌尖轻扫过血痂。八田被刺激得打了个颤,低头望见伏见正直直盯着他。

这是伏见第一次使用威压式的命令。他是认真的。被狼一般的眼神镇住了,八田打算蒙混过关的笑凝在脸上。本能让他服从伏见的命令,毕竟这是管家的天职。

 

“敢违反的话,我会惩罚美咲的。”

 

嘴角毫无笑意,但吐露出来的字句却让坐在窗台上的小管家瞬间全身僵硬。伏见感到些许满意,这才稍稍直起身,又恶趣味地用手去蹂躏管家红透了敏感得要命的耳朵。

那个可恨的渣滓被病魔缠身已久,等他消失在世界上之后,如果八田在身边,即使要作为领主接管工作,统率这片领土,那也不错。

虽然还需要做很多功夫,但为了达到那个目标,他愿意为此付出相等的努力。他对未来胜券在握,今天这个意外尚在可控范围,立下了这个约定,没人能把八田从他身边夺走,谁也别想再伤害他一寸。

军服猿美!

很喜欢实力超强的伏见军官和八田军官了,配合默契,在一起可以发挥出比平时强好几倍的力量,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组合。

嚣张又意气风发的八田长官,在平时对着伏见长官的时候,也会有温柔照顾人的一面呢。

当然日常也是被调戏炸毛没跑了。

不可描述的时候可以刺激一点,比如用枪啊手铐之类的【你】

是sat酱@SATItic 点的阴阳师和天狗paro!

鼓足了劲一气搞出了线稿,失去了上色的信心于是铺色的结果……真是对不起sat酱TT—TT

总之是相互争斗着索求着的阴阳师伏见和天狗八田。

顺带一提八田是伏见的式神

300粉点梗

满300粉啦!感谢你们fo了猿美洁癖严重的lof主🙏
未来没有太多计划,作为猿美粉中平凡的一员,想要画更多的猿美,写更多的猿美,想要和热爱猿美的你们继续鸡血聊天嗑糖,想要永远守护猿美。
还是老规矩,fo了我的小伙伴们可以在评论下方点猿美图or文就ok啦!会在其中抽取一些来画or写的~
因为在做游戏的缘故,可能得要一些时间才能兑现承诺😂但是会完成的🙏
让我们继续守护着猿美吧!

画了@Idealism 点图的年下,设定是高中生猴x体育老师美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