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香草荚

猿美严重洁癖。
猿美世界第一好!
这个小窝只有小猿美的图和文,可放心食用。

colorful

华灯初下,水泥森林在人潮的喧哗褪去后显得空荡荡的。在层层平整坚硬的枝干之上,有的人还秉灯夜谈,有的人已经睡下,总之八田是不属于他们其中任何一类的。
“呼…接下来……只要把手洗干净就可以了。”
不打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天有不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在被埋到土里之前,平稳的生活不一定能维持下去,陪在你身边的人可能下一秒就不明不白地撕破了脸,就像到手的小钱钱离你而去只是时间问题一样,别想着要交付给谁完完整整的信任和感情,等到离别的那一刻,心会痛。
所以还是能打工养活自己比较重要,要知道八田一直是个现实的人。
“水龙头在哪…噢!是这里啊!”
诺小的花店里,各式花儿被整整齐齐地放在各自的层架上,就像一片五彩斑斓的花田倾泻下来,将八田团团围住,唯一不同的是,真正沐浴在骄阳中的花朵会在风中晃着叶子窃窃私语,他们是有生命的。
但是八田觉得并没有什么值得遗憾的。
因为这些沉默的花儿在被客人挑选好,经由店员精致地进行包装,在送出的时候,它们就已经替客人传达了心中未说出的那些话,他觉得这可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啊…糟糕,怎么洗不掉了?”
无论怎么在水下拼命搓洗,就连指头都发红了,渗入皮肤和指甲间的淡淡蓝色都无法除去。
“啊啊……可恶!”
越是不爽,越是烦躁,八田就越意识到这抹蓝色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请用手指组成窗户试试看吧。”
“……?!”
八田浑身僵住,洗手的动作也突兀地停下了,整个花店一时之间只剩下哗哗的水流发出响声。
“………………”
“请用手指组成窗户试试看吧。”
那个声音在背后又一次响起,竟带了几分恳求。
僵持了一会儿,八田终于鼓起勇气,颤抖着将头嘎吱嘎吱往后转。那黑猫蹲在高高的货架上低下头,用纯澈的蓝眼睛望着八田,那蓝色就和染了八田手指的花汁一样蓝。
“为什么…?”
面对这样奇异的场景,八田一下子不知作何反应,既然圣诞老人是存在的,那么推论一下,说不定面前的是什么精灵之类的东西。
换作一般人,可能当场就吓得甩下东西逃个无影无踪了,但是八田可是收过圣诞老人礼物的,哪能是一般人呢,根本没在怕的。再加上这猫咪态度谦逊,声音温和,无端的令人生出一股好感来,让他不觉就把疑问说出口。
“用被蓝桔梗的汁染过的手指组成窗户,从缺口望出去的话,会见到令人怀念的东西。”
黑猫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尾巴轻轻摇动了一下。
八田慢慢地放松肌肉,将酸痛的身体转了过来,不用正面对着人讲话可是很不礼貌的。往日八田可不会注意这些细枝末节,可他现在感受到了黑猫异常认真的脸和欲言又止的态度,对方似乎是想要再说些什么。
“…你……”
“伸出食指和拇指,将左右手拼在一起吧。”
黑猫的命令有一种令人忍不住听话的魔力,即使被打断了话,八田还是乖乖照做了。举起小小的菱形窗户,八田凑近细看。
“啊!……这是…”

被夕阳晕出一片淡淡玫瑰粉的天幕之下,身着赤红制服外套的两个少年并肩坐在公园的长木椅上。橙发少年环抱着滑板,小臂和脸颊全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但笑容却是灿烂的,黑发少年一脸无奈地叹气,任命收拾刚使用过的双氧水和棉签。
虽然是鸟儿都归巢的时候了,两个人看起来却没什么要回家的意思,反而像是要出发去哪里,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八田猛地放下手,攥起拳头迅速扭过了头,眉头皱得紧紧的。
……他早该知道…但他又没有料到。那些回忆竟然盘旋在最深最深的海底,经不起捞出水面暴晒,放到眼前用大屏幕再上映一遍。
“已经看完了吗?”
“………………”
八田想,好啊,你们精灵原来也搞诈骗那一套,这根本不是令人怀念的,他没什么好怀念的。被扔下的是他,被背叛的也是他,凭什么最后怀抱着美好的回忆在深夜独自重温的也是他?
这时,他又突然想起之前看到的黑猫那犹豫不决的眼神了。
重新转过头去,八田用十分难堪的表情望向黑猫,又顺着黑猫的视线向下望去。
一朵孤零零的蓝桔梗被插在半装满水的白桶里,孑然绽放着。
这就是害自己的手指被染色的花!都怪店长进了一批特别差的货,自己在挑选和修建花枝的时候不得不除去大部分的花朵,导致了手指遭殃。但是为什么这么直勾勾望着它呢?

说起来,童话里得到好处的人也是要付报酬的吧?……虽然自己貌似一点好处都没得到,还被气得不行。
“你想要这个吗?”
“……就这个。”
像是说着什么顺理成章的事情一样,黑猫几乎是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这份又狡猾又聪明的态度让八田觉得好像似曾相识。不过八田也没多想,径直抽出了花朵开始修剪。
“包装纸要橙色的。”
八田站在柜子前面时,黑猫跳到了他的脚边强调道。
直到包好那一朵小小的桔梗,八田终于忍不住了。
“是要送给谁的吗?”
“……”
黑猫突然沉默了,但八田感觉这并不意味着他生气了。
“不想说就算了吧。”
将刚好能让猫咪叼起的小包裹放在桌面,八田想了想,对猫咪展露了一个微笑。
“祝你能传达出想传达的话!”
黑猫沉默地望了一眼八田,忽然用爪子轻轻推了推滑板,然后不再犹豫,叼起包裹跳到店门前,只回望了一眼,八田知道那就是诀别的意思了。








“然后?”
“他就走啦,之后我回家前检查了一下滑板才发现轮轴快断了呢,要不是他提醒,我可能就要摔出去了!”
“你别是得了幻想症吧。”
“臭猴子你说什么!”
“……但是,你没有换滑板。修理费很贵吧,为什么不买个新的?”
“啊啊…是很贵,我还得多打一份工…”
八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眼神游离。
“那什么……好歹…也有和你一起的回忆……之类的,所以…”
“…………”
没收到想象之中的嘲讽,取而代之的是脸红红的八田和伏见两人尴尬的沉默对峙,直到八田实在忍受不了,拍案暴起。
“好啦你就跟我来做一下那个动作嘛很简单的就伸出食指和拇指组成一个窗户——”
菱形的缺口刚好框下一个有些不知所措的伏见,和上次模糊的画面不同,这次八田甚至还能清晰看到那么一点点可疑的红晕。
“……猿…呜哦?!”
伏见那张英俊得让八田一度艳羡的脸突然向他逼近,接着窗框变成一片黑。八田被伏见狠狠抱在了怀里。
“明天我们就去买新滑板。”
公务员闷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你随便挑,最贵那一款都行。”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