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香草荚

猿美严重洁癖。
猿美世界第一好!
猿美是世界上最最般配的一对。

寿喜锅的正确食用方法/猿美 短篇.fin


踏进家门,舒爽的冷气席卷而来的,随手把外套挂上衣架的同时从滋啦作响的厨房传来了美咲高兴的哼唱声。放松的叹了一口气踩着懒散的步子踱到厨房门口。

“你回来啦!”
“嗯,我回来了。”

能看见美咲的笑容,真是支撑着我工作到下班的唯一动力。

“今天吃什么,寿喜锅吗”
“是啊!但是去的太晚已经没有洋葱了,还好冰箱里还剩有小半个。”

斜倚在门口抱臂看着美咲做饭的背影,从光裸的小腿一路往上是被粉色围裙扎带围成一小束的细腰,还有因为低头而暴露出来线条优美的后颈。炸的酥脆的金黄色洋葱条堆了小半碗,对着它不满的啧了一声。

“洋葱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啊—?明明炸洋葱圈就能吃下去的。”

八田没有注意到逐渐逼近的脚步声,还得意地笑了起来。直到被一手圈住腰抱到了怀里才惊觉。

“哇等等,我还没煮好呢!”

像对待包装好的礼物一样缓缓扯开歪歪斜斜扎了一半的蝴蝶结,围裙系带应声解开。从紧贴着的肌肤传来沐浴露清爽的橘子香。可以完全不用理会微弱的挣扎地收紧手臂把美咲完全抱进怀里,埋进柔软的橘色碎发溺水似的大口呼吸。
头顶一暖,感觉被美咲揉了揉头发,抬头就看到侧脸勾起的嘴角。不所以说我想要的不是这个,虽然心里抗议了但是懒得说出来了,笨笨的美咲也很可爱。

“夏天为什么还要吃寿喜锅啊…”
“还不是前几天你说想吃的!”
“………”

都忘了有这回事,不如说最近加班太频繁了每天都累个半死,没能想起来。
洋葱和金针菇的鲜美香甜渗透了牛肉醇厚诱人的香气,调和了味霖酱油和白糖的汤汁咕噜咕噜地冒着泡让香味溢满小小的厨房,看着那双手熟练的把一大把白菜丝塞进锅里后抢先一步盖上锅盖关上火。比起寿喜锅来说,我更想吃美咲。

“美咲…结婚…”
“啊、啊?!我们可是在日本啊?!等、呜—!”

用舌尖推开扰人的碎发,在后颈用舌尖反复舔舐,啃咬那一小块凸起,仰起头的时候就顺着往下去确认一块块脊骨,手轻易的撩起衣服下摆钻进去不厌其烦地确认美咲身体的每一部分,熟稔的就像做过了几千万次一样。
胡乱舔吻了一通还是被极力阻止了,理由是煮久了白菜就不脆了。
也就是说吃完了就可以了吧。

“真是…你这个任性的家伙…”

拿起了盛满美味的瓷锅跟在耳根红透还不停抱怨的美咲后面。我喜欢吃脆的白菜,而且煮久了以后的菜味也很讨厌,所以真是无懈可击的理由啊,不如说深深的感觉到自己是被美咲爱着的。
炸好的洋葱条放进寿喜锅就没有难闻的味道了,汤汁也是特意调淡的版本,肉的分量也很多。啊………不行了……想24小时腻在家里,想和美咲结婚,再次同居之后我已经体会过无数次这种心情了。
总之先开饭了。

和美咲闲聊着一边吃饭是一天最闲适的时候,看着电视的新闻吐槽,说着今天发生了什么,互相说着笑着。把最后一块油炸黄豆腐从锅底捞起,美咲就把电磁炉重新打开了。把水分蒸干,剩下的酱汁会变得粘稠鲜厚,裹在锅底的牛肉表面,趁着这个时间,我把蛋液均匀打好盛在碗里。

“呼—~寿喜锅的牛肉果然还是要蘸蛋黄才好吃啊~”
看起来已经吃了半饱肚的美咲和我对视一眼,两个人心有灵犀地同时笑了起来。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啊!”

虽然这么说,最后还是我搞定了大部分的牛肉。所以说不要吃这么多蔬菜多吃肉啊,每次这样说,美咲又会说饮食平衡之类的话了,明明那么瘦小,身高也不高(虽然我是挺喜欢的)收拾好碗筷之后,我转身向美咲走过去。一把扛起了满脸通红大叫着左右挣扎的美咲。
“等、猿比古?!这才刚吃完饭啊?!”
“吵死了美咲,都累了一天了快让我补充能量啊。”
“刚才吃过寿喜锅吧?!”
啊啊,美咲是不会懂的。
利落的解掉碍事的马甲,压上还没来得及坐直反抗的美咲,用狂风暴雨一样的吻和热情的双手轻易夺取了美咲的注意力,让美咲卷入自己不能停止不能顾及其他任何一切事物的情潮里,一起沦陷。
吃完了寿喜锅,当然就要吃正餐了,是吧美咲?
这才是寿喜锅的正确食用方法。








后记:
大家好我是软软!
猿美的家庭日常真可爱啊,每天都在妄想着他们的日常生活。下班回家超累…能看见老婆(无误)在家做饭简直是人间天堂吧…我觉得伏见是这么想的。还有关于美咲对伏见口味的熟悉所以无意识养成的各种小习惯很可爱,虽然美咲本人是无意识的,但是旁人会很受触动吧,更不要说伏见了,大概已经是感动的级别了(然后就把美咲给吃掉了)所以把这篇流水账写出来啦。
为了亲身体验寿喜锅去吃了一回,偏甜而且味道很重,应该是符合美咲的口味,不过说不定伏见偶尔也会爱吃这种东西呢。
(顺带一提,寿喜锅还是挺好吃的,可以尝试一下)
那么下次再见啦!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