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香草荚

猿美严重洁癖。
猿美世界第一好!
这个小窝只有小猿美的图和文,可放心食用。

星辰与二人之路/猿美 短篇fin.

生日贺文!美咲生日快乐!!!!
猿美白头偕老!!!



偶然一次得知了伏见对天文的兴趣,八田便兴致高昂地邀请对方去观星。

一直以来也喜欢对着广阔无垠的夜空着迷地凝视,也曾去粗略了解过一些天文常识,不过到头来还是半桶水。没有收到太过明确的拒绝所以擅自确定了行程,结果真正等到伏见的那一刻,不得不说,感动得快哭了。

地点是学校旁边的小山头一块开阔的草地,初春的寒冷并没有打败被母亲裹得厚厚实实的八田的兴致,但伏见却衣着单薄,该说没有基本生活经验还是根本没在意过好呢。结果在意面子的人被根本没察觉到的人给击败了,两个人一起裹上了那件棉大衣。在源源不断传来的热量中和那个人缓解气氛的拼命提问中,本应尴尬到极点,但是不知为何开始了冷淡带点生硬的回答。
这就是一起观星的开端。

辨别夜空明暗闪烁的亮点对于那个少年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当所有疑问被解答时,夸奖的言语会比流星更耀眼吗?大自然的美震撼了每个仔细感受它的人,也在不知不觉中拉近了两个少年的距离。北极星,天狼星,那些亮度极高的星星不能激起伏见的兴趣,黯淡的低等星也不能吸引丝毫注意力,伏见单纯是出于对知识的探寻去观察星象,但他的博识令八田震撼不已。只是听你说话,对我来说也是最棒的事!脸红红激动地大声宣称着的八田,让伏见觉得这比往时所见的任何亮星都让自己不知所措。

之后的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四季著名的星象有哪些呢?十二星座会分布在夜空的哪个角落呢?我想看看你的星座!就这样,两个人养成了在周末的夜晚相约去观星的习惯。在几次来往之后逐渐对彼此熟悉起来,聊天也不拘于地理天文,日常的琐事,对老师同学的评论想法,大抵是最平常的少年会相谈的话题。起初是八田尝试着一点点带起了话头,伏见虽然往时对此不甚关心,但只要他想,学着去学习并且反馈不是什么难事。
在两个人的观星和闲聊中,时间悠然奔走,满天繁星围绕北极之点缓缓旋转,vega,altair和deneb*在穹顶高悬组成了标准的等边三角,昭告着夏季的到来,而彼时少年已经交好甚深。八田总骑着他破旧的自行车带伏见在小镇里风一样地穿梭,寻找最好的观星点,无论是教堂顶的小阁楼,或者镇中心大厦的天台,装备也升级了不少,夜宵从一开始的盒装饮料到后来八田亲手捏的各式奇怪口味的饭团,或者街边小摊上烤的焦香四溢的烤串和醇厚诱人的关东煮,一副线式耳机也是必不可少的,后来伏见又买了一顶小帐篷,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说服了八田的爸妈让他们在外面过夜(虽然谎称是在伏见家)在那些春夏交接的夜晚,他们看着天蝎座在天穹缓缓显出了身形。天蝎座是少有的在全天88个星座中名字和形状相符的星座之一,伏见告诉八田,在天蝎心脏位置,最亮的那颗恒星是天蝎座α,是火红色的一等亮星。


“啊…好厉害啊………”

和伏见并肩躺在草地上,八田着迷的定定凝视在黑暗中静静盘桓着的天蝎,极力向虚空中的蝎子伸出右手,仿佛在张开的指缝中看到的那个星座是什么绝景一般。


“真是漂亮的星座啊…能认识这个星座真好,以后每个夏天看到的时候,都会想起猿比古吧。”


伏见侧头望着八田,看见他的双眼里装着对那普通的星座异样的执着。

“……只不过是普通的星象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嘿嘿,你真是没有情调啊”


八田笑得灿烂的时候,就会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所有普通的事物都是因为某个人被赋予了特殊意义的吧,对于每个人而言都一样啊。”

“就像猿比古一样…闪闪发亮的天蝎座。”


应和着这句话,向空中伸出的小小的手掌猛地收握紧,八田侧头望过来,琥珀一样温润金亮的眼眸中装满了对伏见满满的着迷和向往,还有可爱的翘起的嘴角,有比天蝎α的火光更温暖的笑容。
伏见的心脏仿佛随着那一握也忘记了跳动而停滞了一拍。


“抓住你了。”


心脏突然疯狂跳动起来。





愉快的时间总过得飞快。蝎子飞快的从夜空爬过,天鹅优雅展翅飞走,盛满珠宝的北国之冕遗失了,随之代替的是跃然而起的双鱼,仙后翩翩到来,和仙王一起优雅停驻在初秋的夜空。*一起数着流星欢笑的日子骑着天马飞逝而过,转眼就到了冬季。


“呐,猿比古,你知道星象仪吗?”


某个冬季夜晚,两个人紧紧裹着厚厚的大毛毯并肩坐在铺开的帆布上,八田突然发问道。


“怎么突然说到这个。”
“啊——因为,你看,星象仪不是很厉害吗!”


八田兴致勃勃地用肩头顶了顶伏见,又因为这个动作而漏进来的冷风呲牙咧齿地倒吸一口气。


“一年四季,无论南北球的星象都可以观测诶!”
“这不是很普通的东西吗,我家就有一个。”
“哇!!真的吗?!那!下次能去你家看吗!!”


八田兴奋地转过头看着伏见,眼睛亮闪闪的。没办法拒绝,伏见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啊啊——那就不用每周出来啦!夏天可热了,现在又冷的要死,真够呛的!”


糟了,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看着八田笑得眯起了眼睛,伏见一瞬间语塞,可那就不能和你两个人一起出来了,他想,但他什么都没说。
“天文现象的话,不是自己亲自观测到就没有意义了。”沉默了一会儿,他以自己能达到的最冷静镇定的声音开口。“怎样的天气能观测到最好的星星,在哪个地点,实现要做好哪些准备,这都是看星象仪无法体会到的。”
虽然听着有点绕,但是还是嗯嗯地答应了的八田看起来觉得伏见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接下来两个人都没有出声,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夜空的星星。
但其实伏见的心不甚平静,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过快,手心也快出汗了,有被看出来吗?会被戳穿吗?疑问盘旋在伏见的脑海里吵闹着逼得他快投降。两个人静静地凝望着星空,在伏见觉得经过很长一段尴尬的沉默,几乎要开口的同时,八田抢先了一步。
他搓了搓红红的小圆鼻头,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不过,那样的话就不能和猿比古一起去观星了。”
在周围一片寂静的黑暗中,八田看着伏见的双眸却闪闪发亮像琉璃,又多了一份琥珀温润的蜜金。扑通、扑通,心跳突然加快了。


“比起星象仪…我还是更想和你两个人看星星。”

伏见愣住了,和八田静静地对视着,感觉自己的耳朵烧了起来。沉默了一会儿,开了口,“...我也是、....我,只想和美咲观星。”
像是感到如负释重,八田的笑容一下子绽开了,眼睛都眯的弯弯的,看着那样的笑颜,伏见根本没办法移开眼,胸腔中的感情胡乱冲撞着狭窄的心房,咚咚、咚咚地响个不停,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无法抑制,无法自控。突然热源向自己靠近了,八田蹭近了安心地把小脑袋搁在伏见肩膀上,稍长的软发散落在伏见的颈项处。平时也经常这么做,即使现在也不会觉得奇怪吧,在感情冲动的驱使下,伏见沉默地把八田搂进了怀里,微微侧头让半边脸颊埋进暖烘烘的半长发里。
在谁也看不到的黑夜里,在毛茸茸的毯子里,两个人胡乱没有章法地窝在一块,手和手交叠到了一起。
闻到的是被阳光烘烤过干净的衣服的味道,清爽的菠萝香波的味道,伏见想,大概还有其他数不清的,属于八田美咲的味道,一呼一吸满满地充盈在鼻间,令人安心。
两人就那样安静地窝在一起很久很久,直到八田有点困了,伏见才又开口。


“我…不想回那个家。”


“…为什么………?”


虽然困,但是八田还是直起身来努力睁大眼睛听。
平日也见过对方秒睡的功夫,没料到竟然会这么认真,伏见一时语塞,准备好的话一句也没法好好说出,最终对于自己父亲顽劣恶意的事迹和母亲的冷漠只是以旁观者的口吻简单的模糊描述了一下便罢。
本来已经决定不会告诉任何人,所以会跟他人说这件事本身已经令自己惊奇。看着一脸震惊愤怒到冷静下来满脸难过的八田,伏见觉得即使只是这点少的可怜的信息量,这辈子也只会告诉这一个人了。
没有理由的认定了只有这个人才会真的为自己那么难过,甚至到了快要哭出来的程度。
然后八田突然就站了起来,挡在伏见面前以保护着的姿势紧紧抱住了他。伏见僵住了,脸就埋在只隔着一层毛绒睡衣的八田的腹部。


“没关系…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猿比古,所以安心地一直待着吧。”


八田的声音有点颤抖,带有点强忍着压下的哭音。


“听起来很不靠谱但是,但是我是认真的,一定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在深渊一样遥远不可测的夜空下,伏见却觉得自己在八田看着自己的双眸中盛满了漫天星辰,多想就此定格,期望无人再见如此绝境,好令自己独占。
伏见还想起,动物最脆弱的地方是腹部。他埋在暖烘烘的肚子,鼻子有点酸。现在这样做一定很蠢,但他还是伸手紧紧抱住了八田。


“嗯。”



时间飞逝,来到四年后的今天。


八田买了一个星空投影仪。
记得中学的时候,伏见很喜欢和他两个人一起去观星,直到如今他对天空中的星座还能算是略知一二。
上一年的生日礼物没能好好送出去,这下又提前买了今年的礼物。八田捧着箱子一边叹气一边想到,但也不是心血来潮,自己好歹是打工了一段时间才攒够,用自己的钱买了下来。


自从同居以来,猿比古变得比之前更加温柔。

虽然说两个人还是像平常一样都吵闹着过着平常的每一天,但是偶尔也会有自己想要的运动鞋或者布丁静静的躺在桌面。猿比古和以前相比,从来就没有变过,一直坚信着这个观点,到头来却发现他变得对自己更好了,更温柔了。

啊……这是变了,还是没变呢,总之脑子乱糟糟的又高兴又害羞,但是不自觉的就想回应更多,到头来就变成这样了。
好,不管怎么样,总之先把它组装起来吧!八田干劲满满地挽起了袖子准备拼装星空投影仪。


一小时后,他一脸生无可恋的把说明书甩到了一边。
啊啊————怎么这么难!!!八田抓狂的看着散落了一地的零件。平时这种东西应该是自己的强项才对!(大概是伏见给他造成的错觉吧)
就在这时,门锁响起了咔嚓一声,八田一僵,扭头就看到伏见拎着制服外套一脸烦躁地挤进家门,在舒爽的冷气中解放似的叹了一口气。


“猿…猿比古……?!”
“啊啊…任务提前结束了。…美咲…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我……”


最终还是坦白了。
被看起来很高兴但是嘴下不饶人的猿比古嘲笑了一顿,差点打了起来,但是目前还是有要紧事的。托早归的伏见的福,两个童心未泯的大男孩一边斗着嘴一边在剩下的下午时间慢慢组装好星空投影仪。
直到晚上临睡前,八田把星空灯打开,和伏见一起躺在床上。


“啊…好美啊……”


八田由衷的感叹道。
“是挺漂亮的。”伏见少见的赞同道。“中学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去观星啊。”
“对吧!那时候还真是开心啊~啊对了!猿比古,我们再去观星吧!”

然而伏见只是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对此不表示任何激动。“啊——好麻烦,且不说蚊虫太多,两个人单独在山上也太危险了吧,睡一晚上绝对会得风湿病的吧。”
“什么啊,可以准备齐全再去的嘛!”八田不满地摇晃着伏见。

“我可是要按时上班的可怜公务员啊,美咲就给我好好待在家里吧。”

“你这家伙…!”八田扑过来捏住伏见的脸左右拉扯“现在怎么这么懒了,以前不是很勤快的经常跑出去的吗!”
伏见罕见的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把把八田搂进了怀里。


“唔,又怎么了——!”

八田在伏见怀里闷着声扑腾。


“为什么美咲在我还要出去啊。”
“啊?以前观星的时候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成年人可不会热衷于小孩子的游戏啊。”
“才不是小孩子啊!!”

扑腾愈演愈烈。


“啊——说起来,美咲也是个成年人了。”
伏见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俯身把八田按倒在床上。


“来做点成年人该做的事情吧,美咲。”


两人在小小房间里的漫天星辰中吻的忘乎所以。


一番运动过后,两个人满足的窝在一起。
“中学的时候明明那么喜欢和我一起出去…现在又喜欢赖在家里,真难琢磨啊你…”
八田躺在伏见臂弯迷迷糊糊地抱怨道。


“公务员可是很累的啊,体谅一下我吧,你这个小自由职业者。”
“什…我现在可是滑板教练了!”
“是,是。”
伸手去抚摸对方的小脑袋,指尖挑起发丝轻柔的抚弄,伏见勾起嘴角。
“美咲在的话,哪里都好。”
昏暗的星光下,伏见的目光温柔又专注,好像会一直注视到永久。
除了红着脸紧紧抱住同样红着脸的他,也别无他法了吧。
于是相拥着,紧紧相拥着睡着了。像两只终于找到归宿的流浪的小兽,在专属于他们的那一片宇宙安心的在彼此的身边停歇。
晚安,我的宝贝。









*分别是天琴座的织女一,天鹰座的河鼓二和天鹅座的天津四。也就是俗称的织女星,牛郎星和天津四。

北国之冕,仙后仙王等均为指代。此段出现星座分别为天蝎座、天鹅座、北冕座、双鱼座、仙后座和仙王座。前三为夏季星象,后三为秋季星象,感兴趣的可以根据星图来观测,尤其天蝎座是很容易观测到的星座哦!(尤其像我这样的门外汉)真的值得一看!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