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香草荚

猿美严重洁癖。
猿美世界第一好!
这个小窝只有小猿美的图和文,可放心食用。

那些崭新又日常的小事(序)


*新开连载短篇集,每篇剧情均独立,上下不影响观看
*时间线为二期和好后
*大概都是猿美琐碎的同居日常

本篇是官方小说喷可乐的后续,也是这个连载开始的时间点。








“可乐在冰箱二层,干毛巾的话和以前一样放在门边的架子上,猿比古君还记得吧?”
回到了美咲家里,被美咲妈妈赶去洗澡之前这样叮嘱了。
“不过…大概你短时间内不会想看到可乐了?”
听到这句话,拽着他胳膊的美咲在他背后探出头来,和妈妈一起望了他一眼,同时默契的笑出声来。
无法反驳。也不能在美咲妈妈面前发出啧声。
感到非常憋屈的伏见向捂嘴笑着的八田妈妈应答了一声,一转身把八田拎进了洗澡间。
拧开开关,在兜头的冷水下两个人利落的脱掉了上衣。伏见用手把湿透的刘海往后随意一抓,八田像出水的小狗一样胡乱的甩了甩头去,学他一样往后抓了一把短短的额发,接着,目光就聚集到伏见左边锁骨被抓毁的印记,神色变得复杂起来。
不要看它。看着我。
两个人面对面无言的站立着,唯有水声在浴室里回响。
呆愣了几秒后回过神的八田伸出手,轻轻覆上那块烙印,伏见轻颤了一下,仍然一言不发地僵持着。
“这之后,这个也会消失吧?”
像是询问,又像是寻找他肯定的自言自语,美咲盯着他左边锁骨喃喃道。
“既然石板消失了,关于异能的一切都会消失。”
用没什么兴趣的声音随意解释道。对于青之力或者赤之力没有一点留恋的他,自然不会对给他带来无限苦痛和愤恨的印记离去而伤感。
“再说,那种东西消失得越快越好吧。”
看吧,只要因此而起的话语都是尖锐、刻薄的,口不由心的只有爱意罢了。
“猴子…!”
美咲稍稍提高了声音,看起来像是生气的前兆,但是当他扬起头,看到的却是无奈又轻松的笑容。
“你啊…都对这份力量没有留恋吗?…虽然早就知道了。不过没了异能,安娜也不用成为赤王吧,终于能好好过上普通的生活了。”
“啧。你还真是闲啊,美咲。”
“毕竟是吠舞罗的伙伴嘛!”
面对自己的冷嘲热讽并没有生气,而是语气轻快地回答的美咲,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那个烙印。
“不要看。”
“那你就别老是弄伤它啊!”
“和你无关吧。”
“什么啊…!”
稍微急躁起来的美咲伸出了握紧的右拳,轻轻地按在已经长出痂的锁骨处。
“我啊…可是很在意的啊!一直以这个为豪,和你一样,在同一个位置的…这个印记。”
美咲的左手同时抚上了自己的赤组烙印,要证明什么似的握紧了拳头。
“以前战斗的时候,因为有你在身后,想到这一点,这里就好像有热流在涌动一样又痛又痒,身体也会充满了力量。”
“……”
“你肯定不知道吧…”
真的不知道。接受着具有冲击力的事实,脑子像是被重重一击,甜蜜的眩晕慢慢扩散开来。
面前的美咲一口气说完以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撇开头,脸腾地红了一层。
“所、所以说啦,只有这个,想着能留下来就好了。”
“等异能完全消退以后就是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了,与其只留着印记还不如全部消失吧。”
“完全变成普通人…吗,那好多事都做不到了啊,听起来好弱!”
是的,没有异能的普通人有多脆弱,他们都是知道的。美咲在刚获得赤之力不懂节制肆意挥霍力量的时候,自己仍要不放松一丝一毫的精神才能守住他的后背。
时过境迁,当年毛躁轻率的少年已经长大,成为自己的力量能保护家人而自豪的男人。温柔注视并抚摸着年幼妹妹的美咲,乍一看竟也有几分稳重温柔的长兄模样了。
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份曾经保护过美咲的力量也会完全消失吧。
而即使是了然这样现实的自己,直到现在仍为能守护美咲而感到满足。
无论赤色力量也好,青色力量也罢,都只为了守护你而存在。
这份心情和保护家人的美咲又有几分重叠呢。
忍不住勾了一下嘴角就被眼快的美咲发现了,凑上来说着什么啊在笑什么之类的话,抓住自己的手臂用亮晶晶的眼神从下往上仰视着的美咲,肌肉不多却紧实漂亮,紧腰窄臀。
伏见有点难以忍耐似的撇过头,尴尬地往后退了一步。
“猴子…?………啊。”
八田蹭了两下发现了腰腹的硬物,呆愣了一下满脸通红的蹦得老高导致撞上了花洒,疼的呲牙咧嘴地捂住了头,同时用极力压抑着的声音吼着伏见“混、混蛋!你在想什么啊?!这里可不行啊!!”
“那美咲就别来诱惑我啊!”
伏见也恼火的低吼。
“谁诱惑你了?!”
八田几乎想狂揍伏见一顿,直起了身却猛然间发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退后了几步。
“啊啊…小美咲不也硬了吗?”
正准备反驳突然发现了罪证,指着八田的伏见扬起了得逞愉悦到极点的笑容。
“你…!”
八田只能涨红了脸握紧拳干瞪着却不知该如何面对伏见,却看到伏见突然站了起来向八田走去。距离瞬间缩短到额头对额头那么小,伏见用鼻尖轻蹭着八田,用略哑的声音压低了带着哄骗一般说:
“帮你解决吧?一起?”
“呜………”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9719110830801


八田晕了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就被抓住小臂一把拉起,哗啦啦地从头到尾冲了个遍。妈妈已经在门外催促,两个人只得快点潦潦草草地冲了个澡就出去了。
吃完饭,八田妈妈和实萌一起去散步,无所事事的两人像以前那样抓了瓶可乐就开始打游戏,等玩到尽兴了才发现已经快十二点了。
“快去睡吧你们两个!都十二点了哦?”
“房间的话就在美咲以前的房间,抱歉不能腾出其他地方了,猿比古君应该没问题吧?”
八田妈妈一边笑着这么说一边把两个人推进了房间。
站在小小的房间里的两个人对视一眼,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
伏见大致扫视了一圈,和以前相比,除了细小的物品的摆设以外大体都没变。
这么说来,最初关于家的概念,最初关于珍贵之物的概念,是在遇见他之后,与他一起度过漫长的时间中被一点点唤醒的。
那时候一直这么想,喜欢的东西,珍贵的宝物,如果总有一天,或者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会被夺去、被毁坏的话,不如从开始变质的那刻让自己亲手毁坏。
但是在烧毁纹身的那一刻在心里哭叫着、把蚁巢毁掉那个懦弱又满怀恶意的自己,如今已经不在了。
伏见看着熟悉的摆设回想起往事,不禁出神了。
八田倒是坦然的爬上了床,一边朝着发愣的伏见拍打着另一边笑着说“快过来吧!”
真是粗神经的家伙。伏见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跟着爬上床,嘴角还残余着的笑容引来八田好奇的目光。
“什么啊,和以前一样不好吗!难道你在害羞?”
八田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脸坏笑起来。
“什么,天才也会害羞吗?啊我忘了,你说自己”
“比笨蛋美咲要聪明一万倍,真是不好意思了。”
“混蛋你还得寸进尺了?!”
“这是事实啊”
伏见说着欠揍的话,轻松按住美咲咆哮着向自己袭来的拳头。
“别把我当笨蛋来看啊!!即、即使是我也有意识到什么…”
两个人因为这句话顿时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呼吸在熄灯后一片黑暗的房间纠缠,呼在彼此的脸颊和颈项。
八田鼓起了勇气。
“你啊…虽然一直脑袋很好的样子,但是从来不会好好说出想的东西。虽然总被叫做天才,你在这方面其实是笨蛋吧”
“好好说出来啊…无论说多少次我都在听着的,一直都是。”
没有回音。
只有平稳的呼吸声一直在什么也看不见的眼前轻轻吹拂着,让人莫名的安心。
八田的心脏咚咚地跳动着,紧张的等待着伏见的回应。突然被一只大手一捞,整个人都被伏见紧紧搂在了怀里。
“猿、猿比古?!”
“别吵。让我抱着。”
“什么啊啊啊,你也好歹回应一下吧…!这样我也很难为情啊!”
要怎么回应呢。
每一次都是你都那么率直地朝我走来,即使不能每次都猜到点上,虽然笨拙,但是这样的你都可爱的不得了。
“…那”
“啊?”
“…以后我会好好说出口的。虽然现在不行,但是作为练习,坦白一句真话也不是不可以。”
“哦!!!”
八田马上兴致高涨起来,在伏见臂弯因为激动而躁动不安地扭来扭去。
“我啊,只要做美咲的天才就可以了。”
“…哈——?”
伏见满意的揉了揉一头雾水的八田毛茸茸的小脑袋。
“嘛,反正美咲不懂吧?”
“所以说给我好好说清楚啊?!”

自己不是像伏见仁希那样的天才,伏见早就明白了。异能消失以后,只能算是个脑袋好使一点的普通人罢了。
但是心里没有一丝预期中的失落和沉重,反而变得轻快起来,因为美咲说他是天才。
啊啊,即使这么一个善妒多疑,只会将爱意化为言语的利剑的自己,你也全盘接受,毫不介怀地注视着的话。
才能说出埋藏在心里好久的话:被大人们承认的天才根本毫无意义啊。
一直说着要征服世界,其实那时候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心底真正的想法。你带来我喜欢的那副超难拼图,在你睡着之后我突然觉得它无聊的令人生厌。
看着我,称赞我,围绕着我,在我身边。
从以前到现在都是,我只想做你的天才而已。

现在还来得及,将一直被强行扭曲丢弃的心情重新拾起,看到的是只增不减的爱,时间是从初中你闯进我心底那一刻开始。
直到现在,脑子里记住的关于你的事到底有多少呢,笑着说和我在一起能征服世界的你,痛恨着背叛的我、不解着甚至是悲伤着却还是不由自主关心我的你,在被杀的前一刻赶来救我的你。
每一个八田美咲都是世界上不可复刻的只他一人收藏的珍宝。
而现在,最珍贵的宝物就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
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有happy ending,虽然他们足够幸运,但伏见不是个知足的人,仅限于对八田美咲,他得到了一点,就想要更多。
还想看你更多的样子,还想和你度过更长的时间,去做更多的事。
时间还长的很,以后就由我们亲手描绘我们的未来吧。





end.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