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香草荚

猿美严重洁癖。
猿美世界第一好!
猿美是世界上最最般配的一对。

是未成年高中生搞到黑道小头目的故事,未完结,应该大概也许会有后续(?)

在黎明到来之前

*爱豆猿美世界线。



       时至深夜,两个身影悄悄地从电视台走出来,像是累足了一整天连走路都不愿意似的拖沓地挪动着脚步。该说不愧是大公司的cm么,就连普通的宣传海报也有诸多要求,让刚录完番组的我和猿比古在摄影棚里折腾了一个晚上,又是化妆又是采访的没个歇口气的时间。

       “喂…你倒是自己走路啊,笨蛋猿比古”

       我推了推毫不犹豫地将全身重量交付在我身上的猿比古,托他的福,我现在在以蜗牛一般的速度缓慢前行着——不论这个,在外面磨蹭久了也会增加被发现的风险。

       是的,在不知不觉之中,我和猿比古成为了自己都没料到的超人气新星,以至于连普通地走在路上也会被粉丝认出来的风险,为了不给虎视眈眈的八卦小报提供材料,我们两个只能在外出的时候戴着墨镜和口罩过活。

       顺带,猿比古以我的发色太惹眼了为由强迫我戴上了鸭舌帽和帽衫的双层保护,明明他自己的脸比较瞩目啦!

       “不要。”

       从背后袭来的双臂不听劝告反而收紧了些许,紧接着,一张俊脸放大地压迫性袭来,埋到了我的颈窝里。

       “呜!哦…!”

       慌乱中扯开的猿比古的手灵巧地折了回来,苍白又骨节分明的手指一节节扣紧了小麦色的手掌,正在这时我察觉到街边投来探寻的视线,于是赶紧拉低了帽檐,拽着猿比古快速逃离了现场。



       “哈……”

       无可奈何地叹着气,站在伏见猿比古家门前拿着钥匙熟练打开家门的并不是什么美艳动人的当红小花,而是同样性别的男星八田美咲。

       说实话,有时候我还是庆幸我们两个都成名了,能够有足够的钱去分别购置不同的公寓,要还是一起住在之前又破又小的地下室的话,每天回家不知道有多少狗仔要蹲在门口堵我们了。

       “干脆被路人发现,然后公开出柜呗。”

       “你这家伙…别不轻不重地说出这种话啊!”

       进门后就一屁股坐下再也没能起来的猿比古窝在柔软的亚麻色布织沙发里,对吐槽充耳不闻,反而懒懒地朝我勾起嘴角,伸手拍了拍那一小块特意空出的位置朝我示意道,所以说,那个是单人沙发啦……虽然这么说过很多次,猿比古还是不会听的,他就是一个这么顽固的人。

       我也是,这么一个固执己见的人。虽然见过的人都说我热情又平易近人,但是呢…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反倒是我一直追着猿比古,像小狗一样欢快地每天围着他又笑又跳,在不知不觉之中成为了挚友,然后是……恋人。

       “不要亲…呜……今晚…不做了……”

       刚一坐下就又被揽到怀里去,然后是连绵不绝落到脸颊、鼻尖和额头的轻吻,因为太过害羞所以反射性闭上了眼,却连微微颤动着的眼皮都被吻了。

       如果睁开眼的话,就会被那双黑曜石一样有魔力的双眼占据心神,闭上眼的话,就会被这样温柔的吻淹没,而且有越来越往不妙的地方发展的趋势。在半推半就之际,我这样狠下心来捂住作乱的嘴。

       “好了,stop——!”

       “美咲。”

       明显是不满的声音从被我捂住的嘴巴闷闷地发出,虽然知道他郁闷的心情,但是我这边也有不可退让的理由啊。

       因为……

       “明天可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合作cm诶!我想要好好去完成!”

       “……”

       “好啦,等工作过后再说”

       虽然他是这么一个固执的人,但是只要是我的请求,他最后都会答应的。

       从中学开始,我们就是这样相处的了。

       一手环过放弃继续的猿比古的背,一手安抚地揉揉他被发胶支棱起来的头发,我放任猿比古就这样压在自己身上,自己也放弃了思考。

       “……呐”

       “嗯?”

       “猿比古,我说啊…要是我们因为什么事情吵了一大架的话会怎么样,会分开吗?”

       感受到从侧面射来的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我的脸又红了起来,不过比起刚刚被吻的时候还差一点。

       确实,突然说出这么没头没脑的话很奇怪,更不要说是这种话了。因为,从以前到现在我们虽然已经大大小小地吵过无数次,却很默契似的都没有说过离开对方另寻他人的话,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恋人。

       甚至到了无论是以前的同学和现在的同事都一致认为我们两个绝对不会分开的程度。

       “你是笨蛋吗?”

       猿比古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掐住我的鼻子,惹得我哇哇大叫,手脚并做地挣扎,却又突然按住我不许动作。

       “美咲觉得我会离开你吗?”

       “不不……唯独这个不可能……”

       不如说你离开我的话完全不能生活吧!中学的时候在家感冒也完全不会去买药吃,饿了也不做饭,家务也懒得动手,我在心里暗暗吐槽。

       “那是美咲会离开我?”

       一大片阴影笼罩过来,我抬起头,对上了猿比古冷冰冰的眼神,因为太过罕见,所以让我愣在了原地。

       “啊……什么啊!我才不是这个意思!”

       在经历一开始的震惊之后回过神来,我奋力挣扎了几下,发现钳住自己双手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大。糟糕,这家伙认真了…!

       “不是啦…你放松一下!我是说,要是因为什么不可以调节的矛盾吵架的话…你看你这家伙总是吃醋,然后又不会老实说出心里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不理我了”

       在脑内尽力搜索着可能的情况,还同时被这家伙直勾勾盯着,压力倍增让我快要流冷汗了,什么啊这个掠食者的目光,你还能吃掉我不成!

       ……不,他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

       “…哈……好啦,我是觉得…我们这样一路走来实在是太顺利了,你看”

清了清嗓子,我决定放弃隐瞒,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

       “从中学的时候就认识了,然后成为了朋友还交、交往了,之后就变成了恋人,两个人出道之后人气就一点点提升,现在也算是知名度很广的艺人了吧”

       “如果…我是说如果,两个人因为什么事情所以分开的话,该怎么办好呢…”

       即使是平时大大咧咧的我,也会有不安的时候啊。

       偶尔也会想,如果在另外的世界线里,我和猿比古因为什么事情而分开了的情况,虽然我想象不出这家伙离开我的情景,但是可以得知的是,我肯定会心痛到要死掉吧。

       虽然嘴上说着猿比古离不开我,但实际上是我离不开他也不一定。

       “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顾虑啊…”

       猿比古叹了口气,温凉的手掌就那样抚上了我的脸颊,顺着弧度慢慢往下滑动,因为感到有些许的痒,我忍不住扭过头抓住了作乱的手指。

       “难不成是看到我和哪个女人合作所以吃醋了?”

       “才没有!”

       “说谎,你就是吃醋了,笨美咲”

       再发展下去就要变成单纯的打闹了,但是猿比古突然抓起了我的手指放到唇边。

       “我的。”

       发出了简短又不容任何质疑的宣言过后,那双薄唇吻了吻我的指尖,热度从手指瞬间攀升到脸上去。接下来是小臂、肩头、锁骨,依次往上,和刚刚温柔随意的亲吻不同,这次的多了沉甸甸的郑重。

       “我的。”

       最后一吻落在我闭上的眼睛上,因为停留的时间过久,还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和垂在额头较长的发丝,搔的我心脏又痒又热。

       心里的不安随着随后一个吻烟消云散,纵使有一千万只蝴蝶也都飘飘摇摇地落回了花心里,静静地收回轻薄的翅膀,不再作声。

       “美咲,只看着我。”

       这甚至不是一个请求,而是命令。

       对一个人气偶像说着这样的话,听起来一定很荒唐吧。光是在台上竭尽全力地歌唱着笑着跳着舞,轻飘飘那一个眼神已经不知道是十几万人的份了,元气的笑容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牢牢地铭记在心中。

       该说是过于滥情还是无情好呢,但是偶像就是贩卖梦的人,越是受欢迎,越是有多少人争抢着想要从那张脸和那个人身上获得些什么,那些眼神和笑容注定不会被某个人独有,这是让人无比无奈又心酸的事实。

       但是伏见有着这样的自信。

       有着无论是见过多少人都好,美咲都只会看着他的自信。

       因为从美咲见到他第一面开始,就牢牢跟着他了。无论是看着他的崇拜又湿润的眼神还是红通通的脸颊,还是担心地跟到他家里去还忙上忙下的买药做饭也好,即使是被别的女生告白了,他也完全没有动摇,只是郑重其事的拒绝让自己有点不爽,明明只是个路人罢了。

       中学在路上走着的时候被星探看中,毕业之后就直接一起走上了这条路了,无论是一开始small world的组合也好,到后来分别被不同的事务所聘请之后也完全没有变化,而是约定好各自改变形象,以全新的自己迎接挑战,自己替美咲剪短了头发,美咲帮自己选定了一个新的发型,之后就一直到现在了。

       但是无论是什么时候,那双眼睛都牢牢注视着自己。即使在演唱会上、在番组里或者在采访的时候,美咲的注视穿过冰冷的屏幕、十几万欢呼的人群、透过薄薄的纸页,率直地投在他的身上。

       其实自己何尝没有想象过那样的场景,但即使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命运的红线也会将他们紧紧连在一起。

       因为八田美咲就是他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如果你要看着别人的话,我就会挖掉这双眼睛哦。”

       身下的美咲因为自己话里的认真抖了抖,却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着是是然后抱住了自己。你倒是给我惊讶一下啊,虽然稍微有点不满,还是打算放过他了。

       自己从来没有惧怕过出柜,不如说肯定会享受在众目睽睽之下牵起那只手,然后宣誓自己对他的占有权。

       但是因为和美咲约定好了要好好做偶像,所以还是暂时忍耐一下吧。就算只有短暂的两人相处时间,天一亮又要各自奔赴到忙碌的日常生活,去扮演那个大众所熟知的“伏见猿比古”和“八田美咲”,毕竟选择了这条路,得到了不错的收入,就要牺牲掉一些个人时间。

       直到合约到期,赚到的钱足够两个人跑去什么地方隐居起来就好了,那时候倒是可以满足美咲去学滑板还去参加比赛的愿望,那家伙从中学开始运动神经就特别不错,碍于职业才没有发展下去,自己可能可以开个咖啡厅什么的…或者当个程序员也不错。

       没关系,反正未来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

       只要两个人一起的话,哪里都能去,什么都不会害怕。

       所以在努力工作之前,就再偷懒一下吧,尽情享受短暂的只有两个人的悠闲时光,是吧,美咲?

       就在黎明到来之前。


大早上的竟然撞到当红鲜肉在接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他朝我wink了……还能怎么办那就只能……给他们保密了啊!!!

这就是我啊不是他们的destiny……!!!

人气小偶像偷人又偷心明知道他之后就要嫁人了还是被他的笑容一刀穿心还能怎么样呢只能原谅他了啊!!!

恋期未至

*是light up your world系列的小短篇之一,关于两个人的变装舞会的小故事。





多少年后,八田总想起那天的变装晚会。

伏见和他本想躲开,却被导师抓了回来。因为晚归,可挑选的服装绝大多数已经被拿走,然后,不知是有意无意的,衣架上只有孤零零的两套——做工精良过头、缀满细小珍珠和宝石的王子服,和一件朴素的米白精灵裙,还贴心地附上了花环。

当然,衣服的所有权由猜拳来决定,小男子汉可不会放弃宝贵的尊严套上娘兮兮的东西。即使是输了,八田仍然是一把夺过王子服,不甘心地试了又试,才气愤地扔回伏见手里,扯下裙子转身就走。

太大了,这是当然的。伏见难得体贴地忍住了爆笑的冲动,拉住了郁闷的小家伙。

“别走,在这换吧。”

“啊?为什么啊!”

“没那个时间等你磨蹭,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八田抱怨着伏见为什么忽然这么主动,倒是乖乖地跑到墙角换起了衣服。等他扯平了合身过头的白裙,皱着鼻子转身别扭地走到伏见面前时,对方让他闭上眼。

黑暗中,有温凉的月光滴落在他的鼻尖和圆圆的脸蛋,又轻快地流过发梢。等到八田重新睁开眼,伏见的手指从他的肩滑下,温柔的触感刚刚消散。

昏暗的教室里,被清冷的辉光眷顾的脸庞像玉一样白,稍凌乱的黑发下是硬质的宝石一般蓝灰色的双眼,平日比肩上那颗黑曜石还要深邃冷淡,现在却温柔堪比月光。

八田呆呆地和伏见注视了几秒,异样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开来,痒痒热热的,像是有几只蝴蝶扑扇着飘飘摇摇飞起来一样。直到对方的表情渐渐有点绷不住了才回神警觉起来,忙四下乱看,检查自己身上多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当他摸到尖尖的耳朵和脑后的发辫时,整个人都崩溃了。

“混蛋!!你干了什么?!”

“别想了,这个魔法你破不了的。”

伏见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甚至在躲开对方粗暴的几记勾拳后,还饶有兴致地拿过花环扣到对方头上,进而发现了花环的尺寸也很合适的秘密。

“等之后我一定…揍死你!!”

“如果你能的话。”

伏见侧身稳稳接下了冲力巨大的一拳,反倒借助冲力拉着八田往怀里踉跄了几步。他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恢复了平日面无表情的脸。

“走吧,篝火已经点着了。”

他们是最后赶到晚会的,因此错失了学习舞步的机会。但没关系,万能的伙伴会手把手教他,就像曾经练习驯服骑兽、学习飞行魔法和采集做引子的药草一样。当左手被托起,腰被揽住贴紧那件戏剧表演似的王子服时,暴躁的小个子还是由衷地向舞伴表达了对自己跳女步的不满的,比如用踩脚这种幼稚的发泄方式———感谢他一开始果断地碾弃了那双细高跟。

周围响起了比伏见入场时更响亮的抽气声,充斥着怨念般的嫉妒和羡慕之情,但这毫不会影响笨拙地开始舞蹈的那两个人。

尽管他们一个没有注意到,另一个则绝不会承认,但他们构筑了一个小小的,谁也不能打扰的坚固无比的世界,所以那些不甘心的杂音也只能渐渐隐于噪杂的人群和乐声中,就像气泡破裂过后归于平静的水面,仿佛没有存在过。

音乐开始了,笨手笨脚的八田被伏见逐步逐步带着,舞步逐渐也变得流畅而轻快。本就是热爱运动的少年,伸展肢体,活动筋骨是他的本能,伴随着高昂欢快的乐声沉浸在愉快的氛围中也是顺其自然的事。

满月高挂之时,数不胜数的星子点满了深黑色的夜幕,古城堡尖塔般高耸入云的塔松静默环绕着伫立在热闹的空地,巨大的篝火巨龙般从土地中心的干柴堆里呼啸着升腾而起,噼里啪啦地用尽生命绚烂地燃烧着,照亮了尽情舞蹈着的导师与将要毕业的学子们。

伏见揽着八田混入了篝火的前沿地带,而八田浑然不觉。火光照亮了他们的脸庞,细碎的满天星盛开在八田跳跃的稍长橘发上,一些则被编在发辫上,小脸旁的尖耳迷惑性极强,欢快不停歇的脚步踢起白裙,让层层潜藏在内的荷叶边扬起,像极了后院六月盛夏大簇大簇盛开的雪绣球。

伏见举止优雅,眼神似夜空般深邃,再华美的宝石都与他相配。如果不是人们深谙他力量的强大,光凭外表可以轻易蒙混过关,被归入比国家的魔法住民脆弱得多、却创造过辉煌文明的人类种族之中。

但这个时刻,他的目光只被眼前的八田牢牢抓住了。

王子牵着蜜肤赤脚的精灵在大地上旋转了一圈又一圈,看起来像是混入人群中凑热闹的无害异族。

但只有伏见知道,这具小小的躯体内隐藏着多么滚烫的烈焰。如果八田是异族,那他也应该是火精灵,用那双手将一切看不顺眼的东西烧至灰飞烟灭,一双金黄的瞳比太阳还要亮,没人能驯服他,让他乖乖听话。

但他能。也只有他能。

当烟火升到最高处,在夜空盛放出一片绚烂时,人群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

王子抓住了他的精灵,并且把他抱到了怀里。

然后他捧起了他的脸,吻了下去。

终于可以解禁了!!!是light up原定的cg之一!……不过因为篇幅问题没加进去(。

是学会了飞行魔法兴冲冲跑去找猴的美,和以自己不会飞行魔法的名义骗得美咲后座的猴【太长了】

可能还会有个小短篇什么的【并没有!】

祝我们世界上最帅最苏的伏见先生生日快乐!!!!!!!

愿你和美咲早日幸福同居,白头偕老!!!

奉上手书!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5442123

是狼人猴和魔女美的lovelove小故事!提前祝大家万圣节快乐嗷~

牵牵牵手,一直走到最后

我们开心地梦游

“伏见导演这里到底是怎么演?这样就行了吗?真的吗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对……诶? ”